新则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四章 这他娘的怎么玩

    苏九儿看着眼前的木偶,眼中满色惊讶之色,旋即又化为喜悦,伸出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一把抱住木偶。

    这个木偶,正是她本体的小狐狸。

    木偶雕刻的栩栩如生、十分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很用心雕刻的。

    “一醒来就是抱住自己的木偶,狐狸都这么自恋的吗。”许言看着苏九儿抱着小狐狸木偶,道。

    他有着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只小狐狸可以听懂他的话似的,所以他经常不自觉地对小狐狸说话。

    苏九儿听到许言的话,恶狠狠地瞪了许言一眼,然后喝了几口水,果然好多了。

    想起那真泉酿的酒力,她就一阵后怕,仅仅只是用舌头沾了一点点尝尝味道,结果直接醉过头去了。

    同时,她更清晰地了解到许言有多可怕了,喝真泉酿如喝水,修为深不可测。

    “画幅画吧,就画你醉倒在酒碗里时的模样。”许言看着苏九儿,心中生出个想法,道。

    说做就做,他将桌子清理一遍,只留下苏九儿和小狐狸木偶,就连小水缸他都搬到柜台上去了。

    将画画的工具拿来后,许言就开始画画了,第一笔落下便有道意涌现,笼罩整个小店外堂。

    但他自身感觉不到,全身全意投入了画道中。

    在桌子上抱着小狐狸木偶的苏九儿看着许言画画,感受着道意的涌现,如痴如醉。

    在她的眼中,许言正在创造世界,那是一个由道意凝聚的世界,浩瀚无垠。

    她看向许言的目光渐渐变了,不自觉地生出敬畏、崇拜感。

    一直到画作完成,道意回到画中,苏九儿才从道意的世界中出来。

    而后,她就看到了画中倒在酒碗中的自己,连忙将脸撇过去。

    这也太羞耻了吧!

    “这幅画怎么样,小狐狸?”许言看着苏九儿,笑问道。

    他画中的苏九儿和之前苏九儿醉倒在酒碗中的模样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丝毫的差距,宛如情景再现。

    苏九儿转过身去,不去看画,也不去看许言。

    不过虽说那副画很羞耻,但她也很高兴,在她沉浸在道意世界的时候,修为水到渠成地突破了。

    原本灵识境后期的修为突破到了灵识境巅峰,离灵游境也只差临门一脚。

    “肚子有些饿了,果然喝粥太容易消化。”许言感受到有些饿意,道。

    然后他就去做菜了。

    苏九儿鄙夷不已,明明是个老怪物,早就不需要进食了,结果还在这说饿,分明就是嘴馋。

    半个小时后,她就陷入了真香定律,吃得比许言还欢。

    下午,姜立来打扫时发现了苏九儿,惊讶地道:“许神医,你的宠物好可爱。”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狐狸,也是喜爱不已。

    “还好,就是吃得多,而且还懒。”许言在后院浇水,悠悠回道。

    在遇到苏九儿之前,他是真不知道狐狸也这么懒,睡得很晚才起来,但是吃得又不少。

    他都不知道苏九儿吃的食物都长哪里去了,明明身体这么小,智商也不高的样子。

    “许神医,你的绿毛龟也很好看。”姜立又注意到了柜台上的小水缸中的绿毛龟,喊道。

    他也喜欢小动物,但是以他家的情况,养活自己都不容易,更别说养宠物了。

    绿毛龟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了姜立一眼,露出微不可查的赞许之色,似乎是在夸姜立的眼光不错。

    苏九儿听到姜立的话,也是看向绿毛龟,而后她才发现这只绿毛龟很不对劲。

    似乎很像他们妖族传说中的撼天神龟!

    但是她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撼天神龟,毕竟她也只在妖族古籍中看到过撼天神龟,现实中并未见过。

    绿毛龟发现了苏九儿在看它,但是它毫不在意,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睡觉。

    不到一刻钟,姜立就已经打扫完了,喊道:“许神医,我先回去了。”

    ……

    一大早,秦天就来了,并且还带了一个人来。

    他的好友,天涯宗宗主,姜太原。

    姜太原在天涯宗待了好几日后实在坐不住了,就找到了秦天,想让秦天陪他来拜访许言。

    他和许言不是很熟,一个人来有些害怕。

    秦天拿这个老友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反正他也想拜访许言,正好带上姜太原。

    “秦天老先生,还有姜太原老先生也来了。”许言笑着道。

    这两个老头,他觉得很有意思,一把年纪了,结果一直叫他前辈。

    若是有不知情的人在,必然会以为他是什么隐世高人。

    “许前辈!”

    秦天恭敬地喊道。

    “许前辈!”

    姜太原有样学样,跟着秦天喊。

    “两位老先生,不知你们可会下棋?”

    许言点头回应,然后问道。

    这两日秦雨蝶那妹子都没有来找他下棋,让他有些不习惯了,之前每天他都是要虐秦雨蝶的。

    “略懂一二。”

    秦天颇为自信地道。

    他的棋艺在天人宗当属第一,秦雨蝶的棋就是和他学的。

    姜太原经常和秦天下棋,在棋艺上虽然不如秦天,但也算不赖,献宝似地道:“我也会!”

    他现在就是想和许言打好关系,这等隐世高人让他遇见了,要是不抓紧时间打好关系,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许言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两个老头都会下棋,并且还都挺自信。

    于是他将棋拿了出来,准备和这两个老头好好较量较量。

    “许前辈,您先下。”

    秦天开口道。

    “好!”

    许言觉得秦天可能真的是下棋的高手,欣然答应,而后落下一棋。

    轰!

    无尽道意在棋盘上涌现,秦天眼中的不是一盘棋,而是一方道意世界。

    他傻眼了,还能这样下棋?

    这已经是道意的对拼了,秦天哪里是许言的对手,几个回合就败得体无完肤。

    他苦涩地道:“许前辈真是无所不能。”

    本以为许言说的下棋只是普通的棋艺对弈,结果居然在棋中融入了道意,这他娘的谁能赢许前辈?

    一旁的苏九儿再次感受了一番道意,心情十分不错。

    尤其是见到秦天受虐,心中得意不已,暗道秦天真是自讨苦吃,居然敢和许言这个老怪物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