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则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歹心

    “没关系,这是他应得的教训。”雪兮微微叹气,开口道。

    她也没有办法,父亲如此行为,连她都忍不住想揍,更别说你瞅啥小店的其他人了。

    “雪兮,你还记得自己是谁的女儿吗?”姜玲儿扶着雪月清,生气地看着店内的雪兮,开口道。

    她心中有怒意,觉得白生下雪兮了,竟然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父母。

    雪兮的心隐隐作痛,咬牙道:“请你们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回来了,不欢迎你们。”

    她也不想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父母的做法太让人失望,且和她师父乃外公处于对立面,只能如此选择。

    “好啊,从此以后,我们断绝母女关系,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姜玲儿丢下一句狠话,然后扶着雪月清捡起长剑离开了。

    天人城中许多人想出手教训他们,但是见到他们的气势不凡,全部忍住了,但心中对他们很唾弃。

    “唉。”姜太原叹道:“没想到玲儿和月清会如此。”

    他是最不想看到这种局面的,但局势终究还是朝着他最不想见到的一幕发展了。

    雪兮笑着道:“外公,没关系的,这里也是我的家,而且还有外公在,已经很满足了。”

    她已经想通了,人生中本就没有父母的痕迹,此时也无需眷恋。

    苏九儿走过来拉着雪兮的手,脸上释放笑颜,道:“没错,小兮兮,这里永远是你家,我们永远都是你的亲人。”

    她很喜欢雪兮这个善良的女孩,发自内心的要守护这个女孩。

    “没错,还有我们呢。”金皇蚁也凑热闹似地开口。

    它倒是没有太在意刚刚的事情,血脉亲情在修行界其实不是多么重要,毕竟一些强大的修士一次闭关就是数百上千年,若父母修为不够强早就死去了,根本无法陪伴一个强大的修士多长时间。

    真正对修士来说陪伴漫长岁月的人会是师父、徒弟以及伙伴,当然若是修为超越了师父、伙伴等,最终依旧会孤独。

    强者之路,也是孤独之路。

    血魅走到许言身后,轻声提醒:“许先生,他们恐怕还会再来。”

    那个雪月清被她打败,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还会带人来此报仇。

    当然,她不觉得雪月清喊来的人能够对许言造成威胁,但如果在雪月清和姜玲儿回去的路上解决的话,那么就能省下很多事了。

    “无妨。”许言知道血魅心中所想,淡淡开口。

    他何尝不知道让雪月清、姜玲儿永远留在九州大概率可以减少之后的麻烦,但那毕竟是雪兮的父母,而他是雪兮师父,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

    “可恶,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骗子居然还有归元二重天的强者当帮手!”天人山外,雪月清的伤恢复了大半后,目光歹毒地看着天人城方向,声音森冷。

    他竟然丢了这么大的面子,是真正的奇耻大辱,若是让天圣门的人知道,那他可就威望全无了。

    姜玲儿的心思更加细腻,开口道:“夫君,其实这也很正常,一个普通的凡人没有强者当帮凶的话怎么可能骗过九州那么多人,是我们太大意了。”

    她一开始就觉得直接去那个骗子那里有风险,只是雪月清太好强和好面子,顾忌雪月清的脸面才没有开口提醒。

    雪月清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是大意了,小小九州也是有些天才人物的,不过只要我师兄来,一切都不成问题。”

    事到如今,他不可能还逞强,必须找来强援杀死许言等人再将雪兮带去天圣门。

    拥有特殊体质的天才,如果消除了身体的隐患,必然会成为真正的妖孽天才!

    “夫君,雪兮那丫头是不是有了修为?”突然,姜玲儿狐疑地道。

    之前在你瞅啥小店的时候,她和雪月清的注意力都在许言和雪兮愿不愿意和他们离开的事情上,没有关注雪兮的修为。

    但是现在仔细一回想,在雪月清释放修为气息后,似乎是能够感受到雪兮释放抵御的灵力波动。

    “难道那丫头身体的毛病好了?”雪月清经过姜玲儿这么一提醒,也察觉到了雪兮拥有了修为,当即冷笑道:“一个太阴寒体,足以说动我师尊甚至师祖亲自走一趟了!”

    他今天丢的脸,一定要找回来,且还要许言对着他跪地求饶,更要让打伤他的那个女子生不如死!

    ……

    许言每日就是给花草浇浇水、和姜太原下下棋,时间一天天过去,平淡而又充实。

    这种普通的生活,似乎也不错,有一个长得好看的女弟子,还有一个性格诱人的女租客,更有能变身狐娘的宠物狐狸,还有能看家能载人的乌龟坐骑。

    简直就是人生赢家的高配版!

    不过许言心中还是有些不踏实,且几乎是数着天数过日子的,一直在等待修为返还的那一天。

    可能是曾经拥有了强大的修为实力,在失去后会格外怀念与不舍吧。

    失去的,永远是最珍贵的,所幸他的修为不是永远失去,否则他可能无法保持平常心平平凡凡地生活。

    在离修为返还只有三日时,一个少年十分焦急地冲入了你瞅啥小店,大喊道:“许前辈,您快去天人宗救救我师尊和师兄师弟们吧!”

    他是姜立,昔日在你瞅啥小店打扫的少年,如今也长大了很多,成为一个大男孩了。

    只不过此时他显得很慌乱和焦急,与其坚毅的性格有些出入。

    许言正好从后院中走来,听到姜立的话,开口问道:“秦天怎么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姜立了,毕竟姜立是秦天的徒弟,而他与天人宗的关系大不如最初。

    所以姜立基本上都是在天人山上修行,很少回天人城,见许言就更少了,以免惹得天人宗的人说闲话。

    不过在姜立心中,始终信赖着许言,所以在遇见无法解决的危机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许言,认为只有许言才能解决。

    此时,见到许言他也冷静了下来,带着惧意解释道:“师姐她情况不对劲,杀伤了很多天人宗的长老弟子们,就连师尊也被她打伤了,请许前辈出手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