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则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八章 比画画

    秦雨蝶见朱迪对她的话不管不顾,依旧在许言面前出言不逊,立即站了起来,语气十分冷冽地道:“朱迪,请你离开这里!”

    她以前还不知道朱迪是这种无礼的人,今日许前辈到来就原形毕露了。

    “雨蝶,你何必如此,我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朱迪先是对秦雨蝶不咸不淡地开口,然后盯着许言道:“怎么样,敢不敢比试一场?”

    他今日已经豁出去了,哪怕会让秦雨蝶生气,也要和许言一较高下,看看此人究竟有什么伎俩值得秦雨蝶这般对待。

    “你想比什么?”许言看着朱迪,问道。

    他本不想和朱迪计较,但朱迪如此咄咄逼人,而他也不想让朱迪继续在秦雨蝶的宴会上闹下去,只好回应。

    朱迪见许言上钩了,露出讥讽的笑容,道:“这是在雨蝶的宴会上,道战有些不合适,我们来比画画,如何?”

    他是画道一途的天才人物,甚至比修行天赋更强,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成为了画道大师。

    许言笑了,居然有人要和他比画。

    他开口道:“那就准备好画画的工具吧。”

    这时,秦雨蝶突然开口道:“朱迪,你还不配和许前辈比画画。”

    然后,她又对许言道:“许前辈,您是何等人物,没必要答应他的,他根本没资格和您比画画。”

    朱迪冷笑道:“秦雨蝶,他都答应了,你还阻止干什么,难道是觉得他不如我?”

    通过秦雨蝶的反应,他可以断定许言不会画画,秦雨蝶怕许言输得太难看,所以才阻止许言和他比画画。

    “你胡说八道,许前辈的画无人可比,而你只是跳梁小丑。”秦雨蝶反驳道。

    她是知道许言的画有多么超凡的,根本不允许朱迪侮辱许言。

    在她心里,朱迪连和许前辈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比试画画了。

    “无妨,就让我看看他的画画水平如何。”许言对秦雨蝶笑着道。

    他还没有遇到过除了他自己以外的画画厉害的人,所以朱迪提出和他比画画,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朱迪命人取了两套画画工具,一套放在他面前,一套放在许言面前。

    他看向许言,道:“时间为一刻钟,看谁画的画更出众,如何?”

    一般来说画画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但是他在画道上的天赋极高,一刻钟就能画出一幅完整的佳作。

    他将时间卡得死死地,就是要让许言在院落各方青年才俊面前一败涂地。

    他要让秦雨蝶知道,她秦雨蝶如此看重的人在他朱迪面前啥也不是。

    “没问题,开始吧!”许言淡淡开口。

    别说一刻钟了,哪怕是一分钟,他也能画出一幅完整的画。

    “开始!”

    朱迪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就已经动画笔了,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顿,的确是在画画一途有很高天赋的大师级人物。

    另一边,许言拿起了一个水果,慢悠悠地吃着水果,根本就没开始画。

    院落中的那些人都是天人山附近区域的大宗门、家族的天骄,此时都觉得许言是不是知道自己不是朱迪的对手,干脆不画了。

    否则若是双方都动手画画,结果最后两人的画差距极大,那么差的那方会在好的那副画的对比下输得格外难看。

    慕儿也觉得许言这样太不靠谱了,道:“前辈,你再不画的话,万一输了怎么办?”

    她知道许言是很厉害的前辈,但朱迪也是天人宗有名的画道大师,因此她还是觉得许言太托大了。

    许言看了在全神贯注画画的朱迪一眼,淡然地道:“放心,不会输的。”

    说完,他又继续吃水果了。

    一直到将手上的水果慢吞吞地吃完,他才开始画画。

    而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朱迪的画也完成了一半。

    当许言握住画笔在画卷上留下第一笔时,一股道韵释放而出,悄然笼罩整个院落。

    他的每一步都浑然天成、恰到绝佳,哪怕是不懂画画的人看见了也会赏心悦目。

    比如慕儿,此时就看得非常入迷,可以说是如痴如醉。

    秦雨蝶看着许言画画的模样,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极为好看的笑容。

    在不知不觉间,许言已经成为了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几分钟后,许言和朱迪都是停笔了,且都是抬头朝对方看去,目光在空中对碰。

    朱迪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有着不屑。

    和他比画,真是愚蠢。

    许言则是对着朱迪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看向院落中的人,开口道:“各位,你们觉得谁的画更好?”

    朱迪的画,是一个少年,画中的少年在学习画画,哪怕手指都已经磨出了伤痕,依旧没有停止。

    他画的,是少年时期学习画画的自己。

    时隔多年,他也能将当初的自己画出来,并且可以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仿佛学画的少年就在眼前的感觉。

    “许前辈,当然是您的画好,朱迪的画完全无法与您的画相提并论。”秦雨蝶开口道。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许言从头到尾画出一幅画,就如同见到了世界的创造之景,心中的震撼无法言明。

    慕儿还特地跑过去近距离地看了一眼朱迪的画,然后又跑回了许言身旁,道:“没错没错,前辈的画要好!”

    她不懂画,但即便不懂画都能看出许言的画远在朱迪的画之上。

    “不可能,你们向着他才这么说的,算不得数!”朱迪勃然大怒。

    他才不相信许言的画可以比他的画更好,这幅画都已经可以说是他的巅峰之作了,代表着他在画道这条路上十几载的努力。

    他决不允许有人践踏他的努力,赢的人一定是他!

    院落中的其他人都是看着朱迪画的,此时朝着许言走去,想看看许言画的画究竟如何。

    他们都是天人山附近区域的宗门、家族中的天骄,与秦雨蝶、朱迪这种顶尖宗门的天骄比起来还是差距甚大。

    但许言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他们都好奇许言的画,是不是真的和秦雨蝶、慕儿说的那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