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则小说网
繁体版

第六章 老人与绿毛龟

    “我又没做什么,不会收你钱。”许言先是开口打消少年的顾虑,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五十铜钱放在床沿,道:“这些钱不多,你拿去买点好的煮给你母亲吃。”

    不是他心软,而是面对一个想照顾好自己母亲的少年,他无法做到铁石心肠。

    少年微微一愣,而后拒绝道:“这怎么可以,许神医您不收我的钱就已经让我很感激了,我怎么能再要您的钱。”

    他没有什么可以回报许言的,所以不想收许言的钱,他的母亲从小教导他,人再穷也要靠自己的双手挣钱。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母亲需要你照顾,你却还在这里讲究这些。”许言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说完,直接朝着房屋外走去。

    作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就要看少年自己的造化。

    噗通!

    许言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转身一看,发现少年对着他跪下了。

    他开口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已经和你说过,男人岂能轻易下跪,快起来。”

    少年目光坚定地看着许言,十分认真地道:“许神医的大恩,姜立会铭记于心,若是许神医以后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今日之恩,他姜立,没齿难忘!

    “我只是给了你五十铜钱,不必如此。”许言微微动容,开口道。

    而后,他迈步踏出了这座破旧小屋。

    姜立一直看着许言的背影消失,才起身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轻声道:“母亲,今日我遇上贵人了,我一定会报答他的。”

    说完,他将铜钱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后去买食物了。

    ……

    从姜立那里离开的许言走在街道上,没有立即回自己的小店,而是朝着市场走去。

    市场里有各种各样的小贩在卖东西,日常生活所需的物品都能在此买道。

    “许大师,要不要买只鸡?”

    “许神医,上次真是多谢你了,这是野生螃蟹,你拿几只吧,不用给钱。”

    “……”

    林言生在这一带名声很不错,许多人都认识他,有的人直接要送他东西,不过基本上他都拒绝了。

    他一直走到了市场的最深处,这里有一个老人在卖乌龟。

    许言走到老人面前,笑着道:“老先生,你这绿毛龟还没有卖出去呀。”

    这个老人很古怪,并不是天人城本地人,是一个月前来天人城的。

    来到天人城后,他每日都会来市场最深处的位置卖乌龟。

    一只巴掌大的绿毛龟,放在一个透明的小水缸里,水缸中还放了几块石头点缀。

    此时,绿毛龟正躺在一块石头上晒太阳,在许言说话的时候,似乎睁眼看了许言一眼,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老人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许言的话后,睁眼看向许言道:“你隔三差五来我这里,却每次都不买,不然我何须天天来此。”

    他每次都只卖这只绿毛龟,而许言已经来过七八次了,并且每次都只是和他闲聊几句。

    一开始他没有理许言,但是次数多了后,他也开始回许言的话了。

    许言笑着回道:“老先生,你这一只绿毛龟,要卖十万铜钱,我砸锅卖铁也买不起。”

    第一次见到这绿毛龟的时候,他觉得挺有意思,就问了老人价格。

    结果老人开口就是十万铜钱,所以他就闭口不提要买绿毛龟的事,每次来这里也就看看绿毛龟,顺便和老人闲聊几句。

    老人不咸不淡地道:“鼠目寸光之人才会觉得贵。”

    哪怕一个月下来都没有人愿意买他的龟,他也没有打算过降价。

    许言知道这个老人很有个性,没有介意老人的话,笑着道:“老先生,照你这么说,整个天人城的人都是鼠目寸光了。”

    十万铜钱,对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即使是富得流油的商人都舍不得用十万铜钱买一只绿毛龟。

    老人一点也不怕得罪人,悠悠道:“本就如此,不止天人城,我所到之处,皆是鼠目寸光者。”

    他每在一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就会换到下一个地方卖绿毛龟,但是到现在也没有遇见买绿毛龟的人,所以那些地方的人都是鼠目寸光之辈。

    “老先生这句话有些武断了。”许言没有认同这句话,笑着道。

    而后他将目光看向水缸中晒太阳的绿毛龟,道:“这只绿毛龟似乎很喜欢晒太阳,我每次来此都看见它在晒太阳。”

    他觉得这只绿毛龟有点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能够看出的东西有限。

    老人没有回许言的话,又将眼睛闭上了,和绿毛龟一起晒太阳。

    他本就不喜欢和人说话,若不是许言经常来此主动说话,根本不会搭理许言。

    许言盯着绿毛龟看了片刻,道:“老先生,明日我再来,到时候会送你一幅画。”

    他转身离开了,朝着市场外走去,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绿毛龟顺带和老人闲聊一会而已。

    在许言离开后,老人和绿毛龟都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远去的许言之后又闭上了双眼。

    ……

    第二日,许言又来了。

    这次,他带了一幅画,直接走到了市场深处。

    老人和绿毛龟依旧在老地方,许言将画打开呈现在身前,笑着道:“老先生,这幅画送给你。”

    “我可不要画,这些东西在我这一文不值,不能抵钱。”老人先是缓缓开口,然后才睁开眼睛。

    之后,他双眼中就露出了惊诧之色。

    老人一改之前的随意懒散之态,有些激动地道:“这幅画当真是你自己所画?”

    在画中,一个老人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地上的水缸中绿毛龟在晒太阳。

    许言画的,就是老人与绿毛龟。

    他经常来此,早已经记住了老人和绿毛龟的细微之处,于是昨日回去后画了这幅画。

    这幅画差不多可以说是他的巅峰之作,细微之处画的十分到位,呈现出宁静祥和之美。

    哪怕是一个门外汉,也能看出这幅画是绝世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