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则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五十八章 最开心的一日

    “姜老先生,不要这样,我也是一个医者,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许言将姜太原扶起来,道。

    他也是看姜太原这个人还不错,对他也挺有礼貌,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出手相助也没什么。

    再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许前辈的心胸,实在是让姜太原钦佩!”姜太原看着面带微笑的许言,由衷地道。

    他之前和许言不熟,只知道许言的修为高深莫测,是一位隐世高人,待人友善。

    到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许言是什么人,超越了世俗理解,真正意义上的高人,心胸宽广到超越了修行界的范围。

    “低调、低调!”许言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正色道:“我先回去炼制太阴丹,大概几个时辰后就能来此将丹药给雪兮服用。”

    他的炼丹术不在医术和字画之下,只是平日里根本不需要炼丹,只需要普通的医病就行,所以天人城的人只知道他医术高超,不知道他的炼丹术同样超绝。

    在他的小店内堂里,可还有一座系统奖励的黑鼎,可以用来炼药炼丹。

    “岂能让许前辈来回跑,还是我带雪兮去许前辈那里等候吧!”姜太原开口道。

    他不能直接接触雪兮,否则也会被冰冻,但是他可以扛着床快速冲到许言的小店。

    可能会有点引人注目,但总的来说,无伤大雅。

    “别,你外孙女的太阴寒气已经处在暴动的边缘,切不可这样做。”许言不容置疑地道,“就按我说的来,姜老先生好好照顾雪兮姑娘,等我炼制好丹药会第一时间将丹药带来的。”

    说完,他就迅速离开了,免得姜太原又和他扯。

    一回到你瞅啥小店,许言自己进入内堂将黑鼎拿了出来,取出一些以前完成炼制太阴的任务时剩下的炼制太阴丹的药材,然后进入后院,采摘一些辅佐药材,烧起了火,开始炼制。

    半个小时后,太阴丹炼制成功了。

    一次炼制出了十二颗丹药,且都是最高品阶,药效绝佳。

    许言松了一口气,太阴丹他只在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时炼制过一次,时隔几年,再次炼制他也不知道能不能一次成功。

    所幸,他的炼丹术没有任何的退步,哪怕是用凡火,也炼制出了完美的太阴丹。

    没有浪费时间,他拿着一个小玉瓶将十二颗太阴丹装入其中,然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小店,赶向天人宅院。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急急忙忙的,不像他的作风啊。”金皇蚁坐在柜台上的水缸旁边,嘀咕道。

    不过很快,他就将林言生之事抛开了,用前肢敲了敲水缸,朝里面的绿毛龟道:“老龟,你不出来走走吗?”

    ……

    绿毛龟一直悠然地躺在水缸中,完全没有搭理金皇蚁。

    金皇蚁见苏九儿和血魅都是目光怪异地看着他,顿时感觉自己丢了面子,朝水缸中的绿毛龟大喊:“老王八,你再这给我装啥?装做不认识我吗?”

    “你奶奶的,当年是哪个乌龟王八蛋追着我咬了十万里虚空?又是哪个龟孙设下百万神兵埋伏我?”

    ……

    “许前辈,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姜太原一直守在雪兮的床旁边,寸步不离,见到不到一个小时许言就回来了,十分诧异。

    他心中生出一个不好的预感,难道是炼丹失败了?

    太阴丹对应的是传说体质太阴寒体,那么丹药本身的品阶自然也很高,想炼制必然极为困难。

    他没有炼制过丹药,但也认识一些炼丹师,知道哪怕是最顶尖的炼丹术,也没有百分百的炼丹成功率。

    并且越是品阶高的丹药,越难以炼制,这点他还是知晓的。

    “丹药炼制成功了。”许言将玉瓶拿出,笑道。

    人命关天之事,没有失败,就是最大的成功。

    “许前辈,真乃神人也!”姜太原惊叹道。

    他刚刚都以为是许言炼丹失败了,没想到居然成功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制出了太阴丹。

    普天之下,他觉得除了许言,无人可以做到。

    许言走到床前,将一颗太阴丹塞入雪兮的嘴里。

    触碰到雪兮的嘴唇,一股寒意便涌入了他的体内。

    只不过太阴寒气刚刚进入他体内,就迅速消散了,就好像他体内隐藏着某种可怕的东西。

    许言将手收回,站在床边看着雪兮。

    暗中他从系统那里学习到的知识,一颗太阴丹足以抑制太阴寒气。

    但是他以前没有找真的太阴寒体试过,所以真事情况究竟会如何,其实他也不是非常清楚。

    半分钟后,雪兮体表的寒气迅速消失,一分钟后所有寒气回到了她体内,一切恢复如常,出奇的顺利。

    三分钟后,雪兮缓缓睁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风度翩翩的温柔笑脸。

    她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俊美男子,于是马上就坐了起来,第一时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

    发现没有受人侵犯的迹象后,她松了口气,然后才发现房间里的姜太原。

    “雪兮,怎么样,身体没有问题了吧?”姜太原一脸关心地看着雪兮,紧张而又激动地问道。

    十几年了,他找遍了南域的名医,甚至去了其它域,找了许多牧州有名的医师和炼丹师。

    结果是无一人可以救治雪兮,他几乎都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今日竟然看到了雪兮的寒气被化解。

    他的心情,难以言喻,最直观的就是高兴。

    自己的外孙女,以后不用再遭罪了。

    雪兮知道自己的外公为自己操碎了心,露出纯净的笑容,道:“外公,我现在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一身轻松。”

    这是她的真实感受,现在的她,无比的轻松,就好像此前身上背负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而现在将包裹放下了。

    “雪兮,快感谢许前辈!”姜太原闻言,多年来压在心底的巨石放下了,大笑道。

    今日,是他在第一次看到雪兮散发太阴寒气的那日到现在最开心的一日。